您当前的位置是:最新动态

蒙古风沙刮到中国  

牧场超载放牧  树木被人滥伐  草原变成沙漠

蒙古草原沙漠化影响到中国和世界气候  

    今年以来,中国北方地区发生十几次大规模的沙尘暴现象。通过对卫星图片的分析,专家对今年中国北方地区沙尘暴的运动路线和来源有了初步的了解。专家将冲击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的沙尘暴分为“内尘”和“外尘”两种,基本确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内蒙古自治区是“内尘”发源地,而“外尘”主要来自与中国接壤的蒙古国境内。近些年来,由于蒙古的牧场和树木毁坏程度严重,草原沙漠化现象越来越突出,不仅给本国的畜牧业经济带来了损失,破坏了生态环境,也影响到中国及世界气候的变化。

   蒙古沙漠问题研究专家巴桑介绍说,蒙古目前荒漠地区面积为64万多平方公里,占其全部领土面积的40%;沙漠面积为43700多平方公里,占全国领土面积的3%,其中3800平方公里的沙漠是在1941年以后形成的。由于市场经济和私有化加快,人们追求经济效益,忽视了对环境的保护,草原沙漠化正在扩大,已经快逼近首都乌兰巴托了。记者在乌兰巴托看到 ,公路两旁的草坪已经被破坏,土壤大多裸露在外面,稍微刮一点风,就会引起风沙。在大街上跑的汽车,挡风玻璃有近一半是带麻点的。问司机是怎麽回事,都说是被风沙打的。

超载放牧和鼠害使草原植被遭到大规模破坏

在国际市场上,羊绒被称为“软黄金”,是加工制作高档服装的原料之一。世界上90%的羊绒是中国和蒙古生产的,蒙古占其中的30%。过去蒙古没多少牧民喜欢山羊,原因是山羊肉味膻,还破坏草地。然而,近十年间,牧民开始赞美起山羊来,因为山羊能出羊绒,可以给牧民带来实惠。目前,蒙古其它各种牲蓄的数量都在减少,而山羊的数量却在增加。山羊这种牲蓄适应能力较强,对草原的破坏力极大,它不仅吃光地面上的草,而且还要啃光长在地下的草根,使得草原失去了再次长草的可能,于是土地裸露,随着风沙的侵蚀,沙漠化便开始了。据蒙古统计报告称,蒙古目前牲蓄总量为3000多万头(只),其中山羊1020万只,占全部牲蓄数量的近1/3

除了山羊,旱獭对草地的破坏程度也不小。旱獭俗称“土拨鼠”,长约37厘米—63厘米。据统计,蒙古现有旱獭1000多万只,在草原上随时随地都能见到这种动物。旱獭的繁殖能力非常强,一胎能产28只小旱獭。旱獭主要吃窝边草,生活在窝附近,不会跑远。在它们的窝附近,一般是看不到草的,都是裸露的黄土地和一个个的洞穴。         
   蒙古现在仍是游牧经济,牧民仍采用天然放牧的方式,靠大自然吃饭。政府认为,牲蓄数量增加了,经济也就上去了,因此鼓励牧民多产羊羔,提高牲蓄的数量。蒙古在20世纪90年代后实行了市场经济,有些地方土地也私有化了,牲蓄也归牧民所有了。牧民想多挣钱,就得多养牲蓄。但是土地使用面积是划分好了的,牧民只能在自己的牧场上放牧,不能把牲蓄赶到别人的地盘上去,这就使牧场载牧量过重,牧场不能得到休整。由于牧场遭到破坏,蒙古现在是夏季发生干旱,冬季发生学灾。而每到春秋季节,强烈的大风吹过茫茫的草原,黄沙便飞满天。另外由于草场植被遭到大规模破坏,草场的生长能力减弱,牧民选择打草的地方也越来越少了,因而冬季贮草越来越困难,许多牲蓄冬天便没有足够的草吃。

乱砍滥伐是草原雪上家霜

蒙古木材资源并不丰富,现在全国绿化带只有1.3万公顷,主要是天然林,分布在蒙古北部地区。而与中国接壤的地区大部分是戈壁,不利于树木的生长。蒙古人对树木资源认识不够,以为树木很多,一生也用不了,因此乱砍滥伐现象很严重。

蒙古在1980年至1990年间,平均每年要砍伐210多万立方米的树木。近些年砍树的数量有所下降,但平均每年也要砍伐60万—70万立方米。1999年蒙古全国伐木64.5万立方米,其中的60多万立方米却是用与生炉子,余下的一部分用于工业。记者曾去过乌兰巴托的一个木材场,看到大量加工好了的松木散放在地上。一根四米长、两个碗口粗的松木方子,合人民币才7块钱,如果批量购买的话更便宜。一些直径近半米的松木被劈成一块一块的劈柴,装在编织袋中出售。前来购买的主要是当地居民。记者看到,用标准的盛50斤大米的编织袋装劈柴,满满一袋只需要1000图格里克(合人民币8元钱),实在是太便宜了!   
   蒙古目前经济困难,实施原木出口,可给国家带来外汇。政府于2001113日出台第三号令,计划出口25万立方米的木材,预计政府可从中获利900万美元。蒙古自然环境部的一名工作人员说:“作为保护林业的专职部门,当然是反对这一决定的,但既然政府已作出决定,我们也只能执行。”专家们计算,要获得25万立方米的木材,需要砍伐8300公顷的森林,并需要到全国10个省份伐木才能凑够数。而要使这些被砍伐过的地方完全得到恢复,则需要100多年的时间。  
  蒙古政府已经认识到沙漠化给国家带来的严重危害,也想制止沙漠化蔓延趋势,但恢复草原生态环境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,不仅需要资金和人力的投入,更要有科学的治理方案。以蒙古当前的经济形势,根本无法顾及治沙工作,因此蒙古种草挡沙、退牧还草任重而道远。

 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摘自《参考消息》

 

联系地址北京海淀区香山南辛村20号   联系电话:010-62836268     
传真:010-82595962  邮政编码:100093  E-mail: gszhou@ibcas.ac.cn